第853章 黄雀

  在听说那蛊虫是从死人身体里钻出来的以后,老乞丐扶着小楼外的栏杆,将隔夜的酒都吐了出来。

  巫沙部的二长老三长老用惊惧的眼神看着他,能用两根手指便能抓住成熟体情蛊的人,实力已经超乎了他们能够想象的极限。

  恢复平静之后,二长老走过来,将一只竹筒递给唐宁,说道:“小大夫,情蛊就拜托你了。”

  大长老去世,身后的小楼里,传来了阵阵的恸哭之声,不一会儿,阿朵眼眶红红的从楼内走出来,看着唐宁,哽咽道:“唐大哥,大长老去世了……”

  唐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以示安慰,大长老是巫沙部落的信仰和支柱,他的去世,使得整个部落都陷入到一种悲伤的气氛中。

  巫擎抬头看着他,回了回神,微微点头,说道:“长老的身体,一天不如一天,没有这只情蛊,过不去这个月十五……”

  有句话说的好,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爱的有多深,分开的时候,恨的就有多深。两个人都遭受了数十年的情蛊噬心之苦,即便如此,也不愿意和对方见面,两个部落也势同水火了那么多年,这便是蛊族,他们待人热情,但在某些事情上,也是近乎偏执的不肯让步。

  大长老的丧事准备了三天,他的棺材被放在山涧的一处悬崖之上,这是蛊族独有的丧葬风俗。

  山崖陡峭高危,下临深溪,无从攀登,这是巫沙部的墓地,棺材的位置越高,表示活着的人对死者越是尊敬,大长老的棺材,便位于崖上最高的位置。

  安葬完大长老之后,巫沙部的众人,根据他的遗愿,将那只情蛊送到巫擎所在的部落。

  唐宁走在前面,回头看了二长老一眼,问道:“那位女长老和大长老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二长老舒了口气,也并未隐瞒,开口说道:“当年田长老为了争夺圣女,害死了几位部落中的族人,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,大长老根据族规,将她赶出了部落,她走的时候,带走了部落里一半的族人,重新组建了新的巫沙部,这几十年来,和我们的部落纷争不断……”

  蛊族善于养蛊,而蛊虫的诞生,便是将各种毒虫放在一起,让它们互相厮杀,最终只留下一只最毒的,而其余的毒虫,便会成为炼蛊过程中的牺牲者。

  在选定圣女之前,河北唐山44路公交车路线查询系统,十脉会各自推选出一名女子,作为圣女的候选人之一,届时她们十人会携带几名追随者,进入某险地,最终能活着从那里出来的人,便是下一届圣女。

  而其余的圣女候选,要么臣服圣女,要么以身殉蛊,其争夺之激烈,完全不逊于炼蛊过程中的蛊虫厮杀。

  八十年前,巫沙部便有这样的一位圣女候选者,她在争夺圣女的过程中,为了圣女之位,不惜牺牲掉自己的追随者,最终却也没有夺得圣女的位置。

  那以后,她便被巫沙部除名,被赶出部落,和大长老分开,即便是两人已经种下情蛊,也老死不相往来,相恨相杀八十年……

  巫擎听到这里,看了二长老一眼,说道:“长老也是为了部族,若是能成为圣女,便会迎来部族壮大的机会,牺牲几个人算什么……”

  这算是巫沙部的家事,唐宁不好评价,讨论用族人换取圣女划不划算的问题没有必要,毕竟八十年已经过去了,当年那位女长老,最终也没有取得圣女之位,大长老按照族规做出的处置,无可厚非。

  争执这些没有意义,他现在要做的,只是将情蛊的雄蛊送到那人的身边,让她以后免于遭受蛊虫噬心之苦,也算是完成了大长老的遗愿。

  这一部分巫沙部族人,居住在距离阿朵他们的部落半日路程的地方,唐宁他们清早启程,到了下午才到。

  这个部落的族人,对巫沙部众人并没有多么客气,一路走过来,见到他们,大都是扭过头去,不予理会,连招呼也不打一个。

  老妪已经满脸褐斑,皮肤松弛的粘连在骨头上,目光炯炯的看着几人走进来,眼神深处隐藏有一丝期待,她看着二长老,问道:“我感觉到了,它就在这里,仡楼呢,让他出来见我……”

  “什,什么……”老妪如遭雷击,身体颤了颤,费力的从躺椅上爬起来,抓着二长老的手腕,大怒道:“你说什么,他是怎么死的,仡楼怎么可能死?”

  唐宁将那只竹筒递给二长老,二长老拿着竹筒,说道:“大长老走之前,让我们把情蛊给你送过来……”

  老妪无力的躺在躺椅上,声音嘶哑道:“你死也不肯见我,你死也不肯见我啊……”

  唐宁和二长老走出小楼的时候,那老妪还在说着什么,然而他不怎么能听懂,他们走到外面,看到三长老正在和一名老者争执着什么。

  “那是以前。”那老者看着他,说道:“凭什么他赶我们走我们便走,他让我们回去我们就回去!”

  唐宁摇了摇头,巫沙部的这两帮人结怨太深,想要完成大长老的另一个遗愿,想来并不容易。

  他走下台阶,忽而听到身后传来了某种乐声,唐宁不久前才听过芦笙的声音,他看向二长老,问道:“哪里在吹芦笙……”

  这世上的有些事情,也真是造化弄人,大长老自尽而死,就是为了逼出蛊虫,救她一命。

  一只情蛊在附近的时候,另一只是不会发狂的,那老妪死后,蛊虫破体,很容易就被人捉进了竹筒。

  寨子门口,巫擎手里拿着两个竹筒,面色复杂的看着二长老,说道:“长老临终之前,让我们将这一对蛊虫交给你们。”

  二长老轻叹口气,正要伸手接过,一道银光忽然从巫擎的袖中飞出,咬在了二长老的手腕上。

  跟随二长老而来的巫沙部众人早已拔出兵器,对着巫擎以及他身后的几人,大怒道:“巫擎,你这个卑鄙小人……”

  唐宁给了她一个眼神,目光望向寨子前方的一处密林,说道:“看够了吗,看够了就出来吧……”